一个传统潮汕村庄的活力与隐忧

发布时间:2024-02-24 13:58:14 来源: sp20240224

 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 王宇

  发于2023.12.25总第1122期《中国新闻周刊》杂志

  小孩子放学后,就在村庄的祠堂门前玩闹,老人们背着手在村子里踱来踱去,中年人骑着电瓶车往来穿梭。在城乡结合部一条破破烂烂的马路两旁,聚集着轧钢、鞋服加工厂和机电配套店铺,企业主就是附近的村民,经营有方的人一年可创造百万收入。当地至今依然相信多子多福,父母为孩子积累好成家立业的本钱,以便年轻人后顾无忧地生育下一代。为避免不同观念带来的冲突,他们不希望孩子跟外地的年轻人结婚。孩子也不可走得太远,相比上海,福州已经是他们所能接受的极限。

  揭阳市榕城区仙桥街道的经济和社会活力,让习惯了农村萧条景象的北方人惊讶。槎桥村村支书家里,访客络绎不绝,不请自到是常态。一张茶桌上,可能同时坐着三四批人,铁观音一泡,一坐就是一小时,我的采访也因此被频繁打断。由于听不懂当地方言,我很难判断见缝插针提问的时机,访客也不会因为我的采访而提前离场。

  在这里,共同体与局外人泾渭分明。一个大村一万多人口都是同一个姓氏,祭拜同一个祖先。村民乐于向访客展示先祖与苏东坡的交往,一本上千页的族谱里面,密密麻麻地记载着世世代代的能人和他们的官位、事迹。祠堂是村子的门面,宗祠理事会的老人们每年都要在这里接待散落各地的杨氏族人。

  人情社会似乎为每一个人构筑了强大的安全网络,但紧密只是表象。由于地少人多,历史上村子内外争斗不断,多是为了争夺基本的生产资料。分裂的种子延续到今天,来自不同小村的能人们明争暗斗,无法团结,以致于村庄屡次错过发展良机。与此同时,传统的力量依然强大,老人们考虑问题总是从祖宗、风水出发,经济发展要往后排,而每年祭祖的支出不菲,让没有财源的村庄捉襟见肘。而更注重经济发展的年轻一代,家家都有自己的加工厂,不愿意把时间精力花在村庄事务中。

  研究潮汕宗族社会的揭阳本地学者欧俊勇发现,在潮汕地区,能在保留宗族传统的基础上继续发展的村庄,多数都有一个由老人、乡贤和党政干部组成的强有力的团体,以帮助村庄源源不断地从同族的华侨、政府及商业世界获取资源。但真正能为村庄谋求利益的引领者可遇不可求。他们未必受过非常良好的教育,但一定有足够的财力、才智和领导力,出得起钱,受得了累,摆得平事,最重要的,是有一颗无私的心。

  《中国新闻周刊》2023年第48期

  声明:刊用《中国新闻周刊》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【编辑:陈文韬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