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龙抬头”后中国影市还需攻克真命题

发布时间:2024-03-04 21:03:47 来源: sp20240304

  春节档票房80.2亿元、观影人次超1.6亿,均创档期史上最高纪录——

  “龙抬头”后中国影市还需攻克真命题

  ■本报记者 王彦

  2024年中国电影春节档收官,八天长假为市场赢得更充分的释放空间。

  灯塔专业版数据显示,截至2月17日,中国电影龙年春节档累计票房80.2亿元,观影人次超1.6亿,均为档期史上最高。考虑到今年春节档比往年多一天,若以前7天74.99亿元计,该成绩列历年春节档第三。其中,《热辣滚烫》与《飞驰人生2》步入单片20亿元俱乐部,假期结束时已分获27.13亿元和23.94亿元;《第二十条》和《熊出没·逆转时空》两片均已近14亿元,并有望凭口碑在假期后跑出长尾效应。

  一边是档期总票房、总观影人次创春节档历史新高,一边是四部影片撤档、屏摄等观影礼仪引发争论——一年最重要的档期交出真成绩的同时也直面真命题。中国电影家协会副主席、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尹鸿发文:“龙年抬了头,但龙腾虎跃、生龙活虎依旧需要呼风唤雨、风云际会。”

  契合年节情感需求,中等成本博出大效益

  与过去几年“一超多强”的格局不尽相同,龙年的春节档没有超大投入,没有超级IP,甚至没有高度工业化的头部电影。这样的档期成功博出大效益,创纪录的背后,市场上下游多个环节形成了合力。

  尹鸿说:“春节档票房前四的电影犬牙交错,以女性、男性、成年、低幼和家庭的不同定位偏向,共同促成了电影市场繁荣。从国家电影局到北京、上海等地方管理机构提供了累计过亿元的优惠补贴,也号召市场拉低票价,让更多观众走进影院。”

  笼统地看,喜剧再成档期主流。大年初一,《热辣滚烫》《飞驰人生2》《第二十条》《熊出没·逆转时空》《红毯先生》《我们一起摇太阳》《黄貔:天降财神猫》《八戒之天蓬下界》等8部影片上映,其中前五部均属于“喜剧+”的类型融合,前三部甚至都或多或少与“理想”勾连。

  《热辣滚烫》改编自日本影片《百元之恋》,原片里“丧燃”的内核置于中国本土语境,藉由创作者本人的国民度与真实体验,找准了契合点。▼下转第三版(上接第一版)贾玲不仅将身体献给了影片,也不惜彻底展示自己的生命体验,以一种很难复制的严苛倒计时般地“豪赌”档期。不能想象,倘若那一年的减重经历遭遇挫败、停滞,全片将陷入怎样的困境。从这一角度看,她完成的不单是女性创作者戏里戏外价值的合一,还缔造出关于电影评论的新维度。

  作为续集电影,《飞驰人生2》依然是喜剧与赛车运动的元素糅杂,剧本和制作对比前作均更上层楼。新作里,韩寒把伤痛潜藏,但恰是喜剧底层的忧伤症结打动了不少中年人。人生已失败过一次乃至多次,下坡路似乎是定势,还要不要重走一遭,重新振奋一回?影片里一遍遍追问,又一层层解答。与韩寒作品相伴多年的观众看完后留言:“作为一代创作者与受众,我们一同成长,也走到了相似的人生阶段——为了一种自洽的外表,掩盖着内心热情与热血,但总有一刻我们知道,热情不是残存的,而是盛满的。”

  《第二十条》行普法之实,但张艺谋选择家长里短、嬉笑怒骂的方式,将“正当防卫”的法条阐释转译为“好人遭难”的不平事,以情动人,以老百姓理解的公平正义剖析法理。有意思的是,片中同样提到了人到中年还要不要为了理想搏杀、找回初心,并将这点与影片主题结合。

  除了“熊出没”系列目标受众明确,多年来主攻幼儿家庭观影以获得“稳稳的幸福”,其余三部在春节档满载而归的电影都指向一个现实思考:年节时分,大众观影最普遍的情感需求是什么?如同电影里的主人公,当生活陷入一时的泥沼,为理想而振作依然是最终选择。一年之计在于春,在春节为更振奋的精神、更有获得感的个体价值走进影院,或是看电影这项过年“新民俗”的情感逻辑。

  新格局下的中国电影还需更多大智慧

  成绩亮眼的同时,《我们一起摇太阳》《黄貔:天降财神猫》《红毯先生》《八戒之天蓬下界》四部影片在上映数日后相继官宣撤离春节档,江湖再见。

  虽说包括春节档在内的各大档期从不缺陪跑者,电影市场也适用经济学“二八定律”,但2024年首次出现的四片齐退市,尤其是宁浩导演、刘德华主演电影《红毯先生》的退出,仍引发业内外震动——中国电影市场的供给侧改革,确乎到了破误区、谋良策、打开新格局的时候。如尹鸿所言,“一方面,撤档是为后续发行提供缓冲和铺垫;另一方面也说明春节档的供给,需要更强的竞争力和更精准的定位”。

  四部撤档影片里,《黄貔:天降财神猫》与《八戒之天蓬下界》都是有着传统文化基因的动画电影,甚至都从“西游宇宙”里撷取元素,似乎观众缘可期。但宣布延期之时,两片票房仅为90万元与320万元,不足《热辣滚烫》半小时收成。“它们撤档其实打破了一个认知误区或者说档期迷信:热门档期大盘高、赛道宽,任何影片都能分一杯羹。”影市专家吴鹤沪分析,档期的观影特殊性与全年最激烈的营销竞争双面夹击,大热档期出现票房两极分化、赢家通吃的局面,近年来愈加显著。以此次春节档为例,排名前四的影片拿走了档期超97%的票房份额。

  假如说两部撤档动画片因观影基数太小尚难判断品质,那么《我们一起摇太阳》和《红毯先生》作为知名影人的新作都积攒了不错的口碑。好电影是否真的会被埋没?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长饶曙光以《我们一起摇太阳》为例,认为该片延期属情理之中,因其主题与春节档传统的合家欢喜庆吉祥的观影氛围不够匹配。“但无论票房几何,它都是韩延生命三部曲中最成熟自然的一部,也是彭昱畅、李庚希两名年轻演员迄今最好的作品。”评论家说,好电影需要更多人看到,撤档蓄势等待3月30日再见或是明智之选。彼时临近清明,更适合这部事涉生死题材电影的传播与发酵。

  值得玩味的是,另两则与电影本身内容无关的插曲同样成为春节档甚嚣尘上的声音。《第二十条》南京路演场,因影院安排失误,导致路演时间占用了其他场次,现场发生观众斥责台上主创的纷争;而某明星歌手在社交平台安利《飞驰人生2》时,因使用了屏摄照片,在网上掀起轩然大波。前者暴露了影院方的不专业,后者则是大众观影礼仪的一堂普及课。

  热闹与纷争并存的一年春节档落幕,饶曙光说:“更大格局下的中国电影还需要更多大智慧,观众的消费需要供给侧能提供更多理性的选择。”一年之中最黄金的档期,能有代表中国电影专业化、艺术化、工业化、国际化的作品为观众贺岁,与全国人民共启新年——这是中国电影真正的未来可期。(文汇报) 【编辑:曹子健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