掺杂脏话、宣扬暴力……一些儿歌何以成了少儿不宜?

发布时间:2024-05-23 03:41:11 来源: sp20240523

  或掺杂脏话或宣扬暴力或带色情词汇

  一些儿歌何以成了少儿不宜?

  □ 本报记者 孙天骄

  “一二三四五,上山打老虎,老虎不在家,就去找它妈。它妈想打架,就赏它妈两个大嘴巴……”

  前段时间,有网友反映称,自己用网络电视给孩子播放儿歌时,竟然出现了这样一首改编的儿歌,歌词让人感到不适。评论中,也有不少网友认为:“怎么会有这种儿歌?简直就是教坏小孩的‘毒’儿歌,应该下架。”

  记者近日调查发现,类似家长口中的“毒儿歌”并非个例。一些儿歌中或掺杂脏话、或宣扬暴力、或带色情词汇,还有的歌词怪异,让不少家长直言毁“三观”。

  在受访家长看来,听儿歌是学龄前儿童快速建立认知的一种有效方式。然而,这种有“毒”的儿歌,不仅可能掺杂在海量儿歌App的播放列表中,在短视频平台上也充斥着不少“恶搞”儿歌,令人防不胜防,一旦让孩子接触,产生的负面影响不可估量。

  “唧唧叭叭唧叭叭,麻雀学校老师教学生练习唱着唧叭叭……”

  浙江的姚女士有个刚满2岁的孩子,前段时间,她带孩子外出时用音乐软件搜儿歌专辑,听到这首名为《麻雀学校》的儿歌时,大为光火:“哪个品种的麻雀是这么叫的?这明显是故意打‘擦边球’。歌词被稚嫩的嗓音唱出,让人觉得又低俗又歹毒!”

  采访中,不少家长反映,一些儿歌歌词“擦边”、内容低俗,简直“少儿不宜”。在家长指引下,记者在网上搜到了这些儿歌——

  “蹦蹦邦邦邦,砰砰噗噗噗,抬起小屁股,准备发射,我们是放屁家族……”儿歌《放屁家族》,全篇内容围绕着“放屁”,MV的动漫画面更是一家人一直在放屁,还特意做成了气体浑浊的“脏”效果。

  “便便是什么味道,香的,甜的,酸酸的……”儿歌《便便歌》,探讨“便便”的颜色和味道,在MV中还把便便和蛋糕、苹果、草莓放在了一起。相关视频下方的评论中,有人发出质疑:“这难道不是在诱导小孩吃便便吗?”

  北京西城一名3岁孩子的母亲邓女士告诉记者,她给孩子买的儿歌点读机,里面有一首名为《好爸爸坏爸爸》的儿歌,歌词细听上去很不对劲:我有一个好爸爸,哪个爸爸不骂人,哪个孩子不害怕,打是亲来骂是爱……

  “孩子还小,我觉得这种歌词会让他形成错误的亲子观念和人际观念。如果他之后也觉得打骂是感情好的一种表现方式,怎么办?”邓女士说。

  江苏瀛之志律师事务所律师朱丽认为,一些儿歌低俗、恶搞的内容对少年儿童及婴幼儿的身心健康成长不利,孩子们正处于生长发育期,尚未形成正确的“三观”,且接受能力、模仿能力都很强,“毒”儿歌有可能扭曲儿童的认知,使他们以丑为美、是非不分;对“毒”儿歌的不同认知,可能增加孩子们之间出现摩擦、霸凌等情况的发生;模仿、传唱低俗儿歌还可能造成孩子早熟等伤害。

  此外,儿歌“成人化”也让不少家长感到担忧,甚至一度成为公众热议的话题。有个别幼儿园老师边唱边跳“宝贝宝贝我们干一杯,此刻我只想亲吻你的嘴”,让一些家长难以接受。

  山东济南一名小学音乐教师认为:“带有明显的成人化、社会化色彩,甚至打着低俗、暴力‘擦边球’的流行歌曲,一定要避免让孩子接触到,以免造成不良影响,家长也要以身作则。”

  本是给孩子听的儿歌为何成了“少儿不宜”?

  在朱丽看来,孩子们好奇心很强,也喜欢打打闹闹开玩笑,当今社会电子产品广泛应用对孩子们也有很多影响,种种原因导致出现不少毁“三观”的“毒”儿歌。同时,市场上缺少符合当代潮流、朗朗上口、孩子们喜闻乐见的儿歌,优秀儿歌长期缺席使“毒”儿歌有了一席之地。

  朱丽还提到,另一个重要原因在于,目前,我国对儿歌的审核监管体系尚未完全建立,一定程度上忽视了儿歌对孩子们精神世界的引领作用,因此建议教育机构、艺术机构以及全社会都能大力创作、推广正能量的好儿歌,发挥每个人对“毒”儿歌的社会监督作用。

  “同时也应确定明确的行政机关行使监管职责,对写作、传播、推广‘毒’儿歌情节特别严重的,进行严厉惩处,从法律上保障儿歌对孩子们精神世界的积极引领,提升孩子们的艺术修养。”朱丽说。

  从调查情况来看,这些“毒”儿歌与儿童接触主要在两个环节,一个是录制歌曲时,儿歌录制方通常会请小朋友唱出歌词;一个是歌曲传播后,通过儿歌软件、唱片、短视频平台等,被儿童接触到。

  在受访专家看来,从儿歌录制到儿歌传播,从儿歌创作方到相关平台,在为孩子们营造良好的儿歌氛围方面,都应作出积极努力。

  中国互联网协会法工委副秘书长胡钢认为,“毒”儿歌,有的宣扬低俗、庸俗、媚俗内容,有的可能引发未成年人模仿不安全行为和违反社会公德行为,有的诱导未成年人不良嗜好等,危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,侵害未成年人合法权益,毒化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环境,涉嫌违反未成年人保护法、网络安全法、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条例等法律法规。因此,对于违法制作和肆意传播“毒”儿歌者,应当坚持快速响应、依法制裁和协同治理。

  在朱丽看来,当今社会录制设备非常普及,使用手机随时随地可以录制,而录制环节又较难监管,因此建议加大法治宣传力度,普及录制违规语音、视频需要承担的相关法律责任,规范录制行为。同时,相关执法部门和平台应当加强监管,对“毒”儿歌及时下架查处,保护少年儿童合法权益,净化网络空间。

  “人生的扣子从一开始就要扣好。”胡钢说,要加大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培育的系统性和有效性,全面保护和促进未成年人身心健康。(法治日报) 【编辑:苏亦瑜】